南方日報訊 (記者/劉昊)“城區公共文明水平的高低,不是看建了多少高樓大廈,也不是看發展了多少GDP,而是看暴雨時下水道通不通暢,過馬路時行人闖不闖紅燈”,羅湖區委書記倪澤望說。17日,羅湖區長賀海濤與該區10個街道辦事處的負責人簽訂了創建全國文明城市的《責任書》,在全國文明城市評選關鍵年,面對越來越嚴格的測評要求,羅湖給出的答案是“探索長效機制,讓公共文明建設成為民生工程”。
  標準漸嚴,從“集中測”到“常態測”
  據瞭解,2012年至2014年是第四批“全國文明城市”的創建周期,而今年則是此次評選最為關鍵的一年,深圳將在11月至12月迎來此次測評。以往深圳曾連續三次榮獲“全國文明城市”稱號,歷次測評中,羅湖均是重點受檢區域。
  “全國文明城市”應有怎樣的面貌?根據今年中央文明辦公佈的測評標準,一座城市過去容易被忽視的區域將被重點考察,例如的背街小巷、老舊社區、商業街、城中村、集貿市場、中小學校、幼兒園、基層服務窗口、“五小門店”和網吧等等,考量因素包括是否存在地不平、燈不明、環境臟、秩序亂、服務差和管理不精細、不完善等問題。
  今年的測評方式也將更為嚴格,以往的方式是委托國家統計局集中統一測評,今年將改由專業調查隊員和專家以隨機抽簽方式不固定時間進行暗訪。另外,問卷調查將由入戶調查改為隨機街訪,以便最大程度實現“測常態”,這也將真正考驗各個參評城市的日常管理水平和文明程度。
  “從深圳市以及羅湖區每季度的文明測評情況來看,羅湖區在環境、秩序等方面存在不少短板”,羅湖區委宣傳部部長劉石磊坦言,這些“短板”包括:商業街區、老舊小區亂丟扔垃圾雜物現象還比較普遍,一些路面存在破損、坑窪積水現象,城中村居民對社區生活環境評價不高,行人闖紅燈還比較多等等。
  “從細節入手,提升城區公共文明水平”
  “城市文明程度的高低,群眾對我們工作滿意度如何,是檢驗我們經濟社會改革與發展成果的重要指標,也是建設繁榮文明幸福新羅湖的根本要求”,倪澤望表示,近年來,文明城市測評的內容、要求和手段都越來越實,運動式的整治“管得了一時,管不了長遠”。在他看來,羅湖對此次創建工作交出的答卷應是從細節入手建立長效機制,力戒形式主義。
  城市公共文明水平如何提高?在倪澤望看來,維權電話有沒有人接聽,車窗外拋擲垃圾現象多不多,暴雨時下水道排水暢不暢通,這些容易被忽視的細節才能真正體現城區文明水平的高低,政府應該思考與上述細節有關的公共服務是否已經做到位。
  例如,羅湖亂扔垃圾雜物的情況比較嚴重,反映出垃圾桶配置不到位、不合理的問題,需要城管部門主動作為,對全區的垃圾桶配置情況進行摸底,以避免出現市民“想丟垃圾,沒垃圾筒丟”的問題。而面對市民上下扶梯不遵守“左行右立”原則的狀況,區文明辦就應加大宣導,義工組織也應發揮勸導作用。“利用測評的機會多思考,積極探索轄區公共文明建設的長效機制,讓公共文明建設成為一項惠民工程、民生工程”,倪澤望說。
  “只有市民參與,創建活動才能順利推進;只有群眾滿意,創建任務才能圓滿完成”,在倪澤望看來,文明城市的創建工作“說到底也是群眾工作”,未來羅湖將運用新媒體與居民進行良性互動,開展能“接地氣”的諸多活動,併發動更多社會團體參與其中。
  ■鏈接
  全民參與,改變“突擊式執法”
  近年來,羅湖區各部門、各街道推出了不少互動性較強的舉措,意在將單一的部門突擊式執法轉變為全民參與監督的長效工作。
  2013年,“垃圾不落地,羅湖更美麗”在羅湖區東門街道啟動試點,這項常態行動系公安與城管部門聯合執法,依法對市民和商家亂扔垃圾的行為開出罰單。2014年,羅湖區城管執法局還對拒不繳納罰金的亂扔垃圾案件向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以表明對亂扔垃圾案件的“零容忍”態度。同時,政府亦與媒體及時溝通併進行信息公開,通過媒體對典型案例的追蹤曝光,東門的街區環境有了明顯改善。獲得市民點贊的“暢行羅湖,文明羅湖”活動,亦充分發動了群眾和輿論監督力量,以改善城區交通秩序。
  前不久,“羅湖犀利眼”海選活動亦在羅湖社區家園網等網站開展,這項活動受到了市民的歡迎。一些自願成為犀利眼的市民收到了政府頒發的聘書,並配備了行車記錄儀,隨時舉報道路交通違法行為。活動開展近半個月來,交通部門共收到近300宗信息員舉報的交通違法行為,這對交通違法行為構成了較大的威懾。  (原標題:“讓公共文明建設成為惠民工程”)
創作者介紹

mango

el14elfob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